走入欧洲最大的数据可视化实验室

2017-09-18 09:06:04 阅读(33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校园深处一间昏暗的实验室里,一个地球的图像在一排高清大屏幕上转动着。地球上散布着五颜六色的圆柱,从不同的城市和国家升起。巴拿马的那根柱子都戳到了平流层。
这个地球是高度复杂的数据可视化图像,实时标注出比特币(bitcoin)网的交易量和交易地点。比特币网是一种加密全球电子支付系统。
在旋转的地球右边是另一组由12个显示屏组成的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布满不停蠕动的蓝色和黄色线团的圆。这些线团看起来有点像显微镜下的细菌,但它们代表了全球范围内同时进行的比特币交易。
帝国理工学院数据科学研究所(Data Science Institute)数据可视化小组的负责人戴维•伯奇(David Birch)正眯着眼盯着一个显示屏。他说,“目前屏幕上有总值约400万美元的比特币。”
这套可视化平台由64块屏幕拼接而成,弯曲313度,呈新月形。建造平台的科学家认为它是欧洲最大,也是全球范围内屈指可数的大型可视化显示平台之一。和这套平台一样,大多数可视化平台都安置在大学内。
该显示屏的巨大尺寸(内径达到6米,高度达2.53米)使之较常规尺寸的电脑屏幕更容易发现数据的细节。分析师可以同时研究大趋势和小细节。学术界、企业和政府向平台提供数据,希望可以从研究人员的实验中获得一些洞见。第一批提供数据的机构包括上海地铁(Metro of Shanghai)。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往帝国理工参观了通勤数据可视化演示。研究人员创建了一套铁路服务中断模拟,向习近平展示了地铁网各处遭遇临时需求冲击的规模和位置:这可以为工程师提供有效信息,提高城市基础设施的应变能力。
“如今每个人都在谈论着大数据,”帝国理工商业分析实验室(Imperial Business Analytics)主任马克•肯尼迪(Mark Kennedy)表示,“但却并不怎么知道如何利用大数据。”这正是帝国理工的科学家们尝试填补的知识空缺。
“如何利用我们的研究取决于公司,”数据科学研究所的创始主任郭毅可表示。他和同事并没有跟踪他们的观点是如何应用的,但郭毅可认为,从上海地铁数据中得出的实验成果可能已经得到了应用。“习主席对他看到的演示印象相当深刻。”
这项技术也同样用于人员管理任务研究。克里斯蒂娜•塔特利(Christina Tatli)是帝国理工商学院的一名学生,研究项目被称作“数据电火花”项目——企业可“登入”数据,进行分析。
她和其他4名学生一直在研究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的人员流动。过去几年,该银行管理人员的比例一直稳步上升,他们将之称为“管理层漂移”,并得以对数据进行可视化研究。
“他们之前就知道这种情况,”塔特利表示,“但现在他们明确知道出现在哪个部门,这让问题解决起来更有针对性。”
加拿大皇家银行战略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的高级主任罗伯特•卡莱尔(Robert Carlyle)表示,人力资源部门很晚才接触到大数据。他称,“人员分析是发现和推动良好业绩的绝佳办法。”
该银行正在聘请数据可视化专家。卡莱尔称,银行需要专业人士来处理复杂数据,并做出企业其他部门员工也可以轻松理解的描述。
旨在满足市场对此类专家需求的研究生课程层出不穷。帝国理工商学院在3年前开设了商业分析硕士(MSc Business Analytics)专业。
“现在对那种了解可视化领域发展的人才需求很高,”该项目负责人卡利安•塔卢里(Kalyan Talluri)教授表示。他称,特别是咨询、金融和零售企业对该专业的毕业生表示出兴趣。
回到实验室内,肯尼迪及其同事正在考虑这种设备如何以及何时可以具备商业可行性。现在市面上已有较小的数据平台,肯尼迪相信这证明了企业对数据平台的需求。
“如果我们打算做微型版的数据平台,首批产品最终很可能会用于那些依赖于高效资产管理、社会网络监控和物流的企业,”肯尼迪表示。“这可能会在未来五年内发生。”
“下一步是简化,”他补充称。他希望那些不具备高级计算和数据处理能力的人也可以使用这项技术。“曾经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显微镜下的世界,”他称,“现在高中生都可以使用显微镜了。”

转载来源: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166?fu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