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伦敦的未来

2017-05-11 11:23:37 阅读(99

伦敦的未来是一片纷乱。当你试图想象这座城市可能前进的方向时,想一想维也纳会有所帮助。一个世纪前,这座奥匈帝国(Austro-Hungarian empire)的首都曾是一个富裕的国际化大都市。它是现代性的孵化器,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其中一些是疯子。这里是部分1913年在维也纳居住过的人士(名单由BBC电台《今日》(Today)节目列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希特勒(Hitler)、斯大林(Stalin)、托洛茨基(Trotsky)、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以及一个名叫约瑟普•布罗兹(Josip Broz)的年轻汽车工人,也就是最终成为南斯拉夫独裁者的铁托(Tito)。但到了1918年,奥匈帝国已灰飞烟灭。如今,大多数“弗洛伊德们”生活在伦敦,维也纳成了一潭死水。

一个世纪之后,伦敦也可能成为一潭死水。这个城市面临着自己的一系列威胁。最紧迫的是,已经没有多少人有能力在那里抚育子女了。伦敦可能会成为超级富豪们封闭的游憩圣地。然而,还有一个可能性是,伦敦只会变得越来越成功。这样一种未来的轮廓已经开始显现:伦敦会变成一个巨型的流动办公室,数百万居住地离它十万八千里、往往在另一个国家的临时工作者随来随走。从曼彻斯特到鹿特丹,一连串卫星城将变成新的伦敦郊区。

作家安德鲁•阿多尼斯(Andrew Adonis)说,伦敦需要解决的问题,“除了住房还是住房”。阿多尼斯是伦敦人,工党成员,已受封贵族。伦敦房地产市场发生的事情,已不再能被称为中产阶级化。那是一场对生活在那个城市的劳动者阶层和文化艺术人士的驱逐。现在,许多中产阶级上层人士也被迫离开。法国建筑师米歇尔•莫赛西昂(Michel Mossessian)在伦敦的事务所雇佣了很多不同国籍的员工,他发现“七年是个坎儿”:人们在伦敦工作七年,一旦有了孩子,通常就会离开。这不仅是因为如今伦敦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一般要110万英镑(Home.co.uk网站数据)。还因为伦敦的公立学校(尽管近期有巨大改善)很可能永远无法达到世界上最望子成龙的父母们的标准。仅仅进入英格兰最好的公立学校是不够的。解决方案是:伦敦需要设立卫星城,以容纳一群新的“临时伦敦人”。在维多利亚时代,伦敦地铁(the Tube)和火车的到来,让在伦敦工作的人们得以搬到郊区居住。很快,高铁将让临时的伦敦通勤者得以生活在数百英里之外的英国各地或其他国家。

英国目前仅有长68英里、连接伦敦和英吉利海峡隧道(The Channel Tunnel)的高铁。但高铁2号线(High Speed 2 line)将在未来20年内贯通,届时从伦敦到伯明翰只要49分钟,到曼彻斯特仅一个多小时。阿多尼斯称:“这非常令人兴奋。”

巴黎、里尔以及布鲁塞尔这样的城市已经加入了伦敦生活圈(Londonsphere)。我住在巴黎。有时,早上8点半我开车把孩子送到学校,当天上午晚些时候我就在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附近和别人喝咖啡了。我很可能永远不会再住在伦敦,但我并不介意。如今,伦敦和巴黎可能是有史以来两个联系最紧密的跨境大都会,在这个具有空前创新性的网络上,火车将各种观念来回传送。不过我也知道有住在德国或西班牙的人,每周到伦敦工作两天。伦敦的企业需要与临时劳动者达成一个新协议:住在别的地方,但定期来我们这儿。这些企业无需在工资方面向他们支付“伦敦溢价”,也无需租很多昂贵的办公室。临时伦敦人乘坐的火车本身就将充当事实上的办公室:与郊区通勤列车完全不同的是,欧洲之星(Eurostar)、法国TGV高速列车和大力士高速列车(Thalys)可以保证你有一个座位和一张折叠桌板。有时WiFi甚至能用。火车还可以把你从呆伯特式(Dilbertian)浪费时间的办公室生活中解放出来:同事们无所事事地围在你的桌子旁,抱怨通勤,抱怨老板,或抱怨若泽•穆里尼奥(José Mourinho)。临时伦敦人可以在里尔或鹿特丹为家人购置一套房子,每年花1.5万英镑用于前往伦敦工作和娱乐,这样40年下来他们仍将比当初花110万英镑在伦敦购买一所房子要过得富裕。而且,他们不必让孩子在伦敦上学。包括Airbnb在内的租房网站正在解决伦敦平价旅馆客房短缺的问题,同时又可以让伦敦大量不思进取的土著用自己唯一的资产取得收入。

在这种情形下,伦敦不会变成维也纳,而是会变成东京。准确地说是变成大东京地区(Greater Tokyo):子弹头列车提供了极其便捷的交通,如今它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都市圈,拥有约3600万居民。这对伦敦生活圈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伦敦将成为一个新的横跨多国的非正式帝国的首都。

伦敦成为一个巨大的流动办公室,这也许会在20年内变成现实。看上去或许不可能。但就在20年前,也没人想到这座拥有上世纪60年代的地铁系统、与欧洲大陆之间隔着一条通往希思罗机场的长长的拥堵车流、以及数小时失联时间的灰暗城市,能够展现出这样的吸引力,以至于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要卖110万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