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上层楼看“虚实”

2017-05-16 14:23:36 阅读(36

“没有我们实体经济,你们卖什么?”“支付宝就是实体经济!”

5月14日,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马云接受采访时,针对“互联网是虚拟经济”的指责,作出了以上颇具马氏风格的回应。

雄辩的马云未必能说服所有人,但真理总是在对话中趋于清晰。去年以来,一场关于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的争论,让新常态下如何重振实体经济这一命题再次成为了焦点话题。而对依靠实体经济发展起来的浙江而言,这一命题尤其具有现实针对性。

在新常态下,究竟应该如何认识实体经济?又该如何发展实体经济?近日,浙江日报与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联合举办“新条件下实体经济发展及对策”研讨会,就实体经济发展中的现实问题,与会专家“头脑风暴”,构建共识。

振兴实体不是不要金融

尊重常识是一切发展的起点。实体经济是否依然重要?对这个问题,与会专家有着不约而同的共识——放眼全球,无论是欧洲的工业4.0还是美国的再工业化,以及我国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都充分表明,实体经济依然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石。

“经济的发展,必然要有实体经济的支撑。无论是金融还是贸易,脱离实体就不行。”作为国内知名金融学者,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对实体经济的地位有一个形象比喻:实体经济犹如人的躯体,金融是血液,贸易是水分。人要鲜活有生命力,三者缺一不可,而且必须有机融合,不能简单拼凑。

与金雪军一样,省政府咨询委学术委副主任刘亭反对割裂实体经济和金融乃至房地产等产业的关系,在他看来,把金融和房地产业排除在实体经济之外,是不合理的,要正确理解虚实关系。就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关系而言,离开了金融的组织和配置,实体经济就是一盘散沙。因此,振兴实体经济不是要挤压金融,关键在于挤泡沫。“从制造经济到总部经济,从现场购销到网上交易,甚至从工业强国到金融帝国,这个世界上我们看到的一切长足的发展,似乎都是在验证着实中有虚的大现实……更重要的是虚实一体的大融合,以虚带实的大潮流。这恐怕就是规律,违拗不得。”

现实发展也为虚实相济提供了佐证。在刘亭看来,杭州经济近年来的迅猛生长,恰恰在于信息经济等实体经济新动能的发展。而在金雪军看来,深圳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案例,足以说明实体经济和金融等所谓虚拟经济的互为支撑关系。在他看来,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和金融服务业基本上是同步推进的。因此,深圳既有全国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也拥有华为等一大批高新技术领军企业,同时还拥有深创投、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一批全国性领军金融企业。“所以我认为,新实体经济最根本的是要解决高新技术产业和金融服务业有机融合的问题,这方面深圳十分突出。”金雪军说。

振兴实体不是保护落后产能

从一瓶蜂蜜,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许庆明引出了自己的故事:

“我每天早上都要吃一勺蜂蜜,过去一直吃老家产的某一品牌的蜂蜜。但是有一次有人告诉我,很多国产的蜂蜜并不纯,不少掺了糖。听到这个消息,我就不敢吃国产的蜂蜜,而改吃进口的蜂蜜了。我同时注意到,同样500克蜂蜜,国产的卖30元到40元,国外进口却卖100多元,有一种来自新西兰的要卖1000多元。但是为了自己的健康,我还是决定购买进口的蜂蜜。”

从自己的消费经历中,许庆明分析认为,很多传统产业的产品,都客观存在着国内外品质的差异。随着国人消费升级,品质好的产品,价格高仍然卖得好,而品质差的价格低依然滞销。“这说明,实体经济难,难在产品结构、产业结构没有随着百姓需求结构的升级而升级,从而出现了供、需结构错位——高端供给不足,低端供给过剩,这是很多地区实体经济困难的症结所在。”

振兴实体经济不是保护落后产能,恰恰相反,而是要用符合消费升级需要的新产能替代旧产能。对许庆明消费故事引申出的结论,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表示赞同,“振兴实体经济,不等于所有制造业都是应该鼓励发展的。”在陈建军看来,只有转型升级的实体经济才有振兴意义,那些老旧的、没有进步潜力的、污染环境的实体经济是没有必要振兴的。

拓展新市场同样是振兴实体经济的必需。“我接触过的一个企业,是做有色金属冶炼环保的,去年在去产能过程中受到很大影响,但今年一季度的订单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订单。原因是他们抓住了国际产能合作的机遇,打开了国外市场,所以企业一定要主动走出去。”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施放教授说。

振兴实体不能拒绝新技术

作为百年老店五芳斋的电商公司总经理,20多年中,马建忠从市场部一路做到电商经理,见证了企业从渠道驱动向用户和服务驱动的转变过程。在讨论中,他坦言,自己的恐惧在于:不是被竞争对手淘汰而是被用户淘汰。而这也折射了当下很大一部分企业的共同心态。

其实,五芳斋的数字化转型做得并不慢。就在5月10日,五芳斋在天猫上线了一款定制粽,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来定制粽子,这背后正是企业柔性生产线的支撑。马建忠介绍,短短半年间,五芳斋就招了50位技术人才。

“我们在对企业调研的过程中发现,二代企业家对企业转型的需求更迫切,因为他们更愿意应用互联网和新技术。萧山有一家企业,老板的儿子从英国留学回来后,就要做企业的信息化改造,父亲对此颇有微词。但最后事实证明,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明显提高,成本也下降了。”施放说。

振兴实体经济一定不能拒绝拥抱新技术、新模式。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教授陈畴镛看来,企业家自身对互联网以及新技术的认识和作为可以说是企业转型能否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他表示,企业家首先要对新技术有信心、有热情。像浙江奥康、报喜鸟等企业的掌门人,自己本身就很能深刻体会并重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只有当企业家认清了转型升级的路径后,才会扑下身子去做。

“我认为浙江的实体经济一定要瞄准一个方向,就是人工智能。实体经济的转型和人工智能发展相结合,要打破几个误区:人工智能不是我们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那种科幻虚拟,而是分为弱、强、超人工智能三种,弱人工智能已经深入普及到方方面面。从技术的角度,浙江有条件有优势抓住这个绝佳的机会,前不久美国评选人工智能十大核心技术,阿里占了两项,其中一项就是人脸识别。”省委政研室研究员于新东给出他的观点。

作为新技术新应用的代表,来自阿里研究院的专家粟日表示,未来经济包括三部分,一是数字基础设施,二是信息经济,三是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交集部分,互联网不仅提供一个交易平台,更赋能整个供应链。浙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陆根尧则表示,新条件下实体经济的发展应与电商相结合,与新技术比如人工智能相结合,加上电商和人工智能这两只翅膀,实体经济就可以飞起来成为新实体经济。而要做到这一点,企业家首先要改变自己。“要为自己的企业做‘换头术’。”刘亭说。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http://zj.people.com.cn/n2/2017/0516/c186806-301870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