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特色小镇“差生”:交通、配套、人才是短板

2017-02-23 13:59:59 阅读(15

 

近日,浙江省一纸特色小镇“大考”榜单,刷爆了地方政府圈。榜单上,这些小镇被分成了优秀、良好、合格、警示和降格几个档次,其中有3个小镇被警告,奉化滨海养生小镇则是唯一被降格的。

浙江启动建设特色小镇一年多来,共有两批79个小镇被列入名单。预计未来将创建100个特色小镇,每个小镇3年内投资50亿,至少共有5000亿元左右的规模。

如今,隔壁的上海、江苏,特色小镇试验也悄然拉开序幕,长三角掀起了一股特色小镇创建热潮。

一边是有小镇投资不到位被降格,一边是各色小镇遍地开花。特色小镇有什么魅力引得地方政府这般青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被“降格”的宁波奉化滨海养生小镇,被评为优秀小镇的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并采访了浙江省长站台的余杭区梦想小镇,以及第二批创建小镇湖州埭溪美妆小镇,这些特色小镇正视图通过“产城融合”推动要素集聚,与过去单纯的产业园区别开来。

而小镇考核出现被警示、被降格,说明特色小镇的创建并非“金饭碗”,当下跻身“优秀”行列的小镇也面临教育、医疗等基础配套和人才集聚方面的困扰。

新经济形态的能量发挥并非一蹴而就,但不久的将来,特色小镇或将成为全国产业转型的微观样本。

得分为零的“差生”

奉化滨海养生小镇,位于阳光海湾度假区中心位置,属于总面积约3平方公里、实际可开发面积1平方公里的区块。

因为固定资产投资、特色产业投资、税收收入、服务业营业收入、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旅游接待总人数等均为零,日前,宁波奉化滨海养生小镇被降格为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对象。

什么样的小镇,会在创建一年后各项指标均为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看到,地处宁波城区东南部、滨临象山港湾中部、规划面部21平方公里的奉化阳光海湾旅游度假区项目,由于前期未做大开发,只进行了基础设施、几条主干道和河道的建设,几乎是没有相关产业基础的一张白纸。

而这一切的根结在于,原本签订投资框架协议,意向投资500亿元的主投资方——深圳宝能集团“撤资”。

奉化市阳光海湾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夏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该项目自2009年开始,由新加坡阳光集团合作开发,后与龙远集团进行PPP合作,2014年6月的浙洽会上和深圳宝能集团签订投资框架协议。

“特色小镇提出的理念是,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四位一体’,和我们的理念完全吻合,我们就向省里申报了特色小镇。”夏勇指出。去年6月浙江公布的第一批37个省级创建小镇中,滨海养生小镇赫然在列。

然而到2015年7月,当地和宝能集团的谈判最终没能达成协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奉化市政府方面了解,受国内国际宏观经济环境不景气、当地基础设施配套相对落后等的影响,产业资本投资意愿变弱,最终撤出。

“奉化是宁波市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财力有限,要在短期内完善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较为困难,企业最终选择撤出也难免。”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综合处处长潘毅刚指出,浙江创建特色小镇执行的是“宽进严定”原则,无法真正做到助推产业转型的小镇,最终被降格在所难免。

自从投资方撤出后,奉化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压力一直很大,也为小镇后续开发建设下了很大功夫,奉化市市长亲自带队招商引资,与投资商进行项目洽谈。

今年初,原松岙镇党委书记胡荣和副书记夏勇,调任阳光海湾指挥部,分别担任总指挥和常务副总指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内部了解到,被降格后,指挥部强调要“知耻而后勇”,力争打个翻身仗。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小镇功能布局,推进产业专项规划研究,全力推进项目招商落地,抓好基础设施配套完善,进一步强化“小镇”创建协调推进机制。

眼下每周都有企业过来考察恰谈项目,已经有意向项目即将签订,包括与央企中冶集团和广州棕榈集团对接,争取下半年项目落地开工。

500亿的大项目,如今不得不分拆成几个项目进行招商,只要有项目签约落地,就可以马上申报特色小镇创建对象。

滨海养生小镇的期待是,“今天什么都为零的差等生,或许就是明天样样都创新的优等生。”

启动一年多来,共有两批79个小镇被列入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包括知名的余杭梦想小镇、杭州基金小镇、临安云制造小镇、仙居神仙氧吧小镇、湖州美妆小镇等。

上海和江苏也不甘落后。上海最先启动的是毗邻浙江的金山枫泾镇,定位为“科创小镇”,随后,山阳的海渔小镇、亭林的巧克力小镇等也基本明确了定位。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也在制定关于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

江苏省则计划通过“十三五”的努力,加大重点镇和特色镇的培育力度,到2020年全省形成100个左右富有活力的重点中心镇和100个左右地域特色鲜明的特色镇。

作为中国经济最前沿的长三角地区,为何争先恐后发展“特色小镇”?

实际上,特色小镇并非行政区划也非风景区,而是结合产业、文化、旅游以及社区的理念设计的多功能产业聚集平台。面积一般在3平方公里左右,具备产业上“特而强”、功能上“有机合”、形态上“小而美”、机制上“新而活”四大特征。

浙江省省长李强多次围绕特色小镇发表署名文章。2014年10月,他在参观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小镇——杭州西湖区云栖小镇时首次公开提及“特色小镇”。

去年年初,“加快规划建设一批特色小镇”被列入浙江《政府工作报告》的“2015年重点工作”。按照浙江的规划,3年内,每个特色小镇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左右,所有特色小镇建成3A级以上景区。

作为浙江省七大万亿级产业的重要载体,特色小镇的首批名单中,信息经济产业5个,健康产业2个,时尚产业5个,旅游产业8个,金融产业4个,高端装备制造6个,历史经典产业7个。

对于浙江推出小镇战略的背景,潘毅刚强调主要是西方经验的启发、国家新型城镇化的要求和浙江产城融合的需要。

今年2月,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特色镇发展……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信息产业、先进制造、民俗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魅力小镇”。

另外,瑞士达沃斯小镇、美国格林威治对冲基金小镇、法国格拉斯香水小镇的经济能量、文化特色,都成为长三角地区争相学习的模板。

李强阐述“小镇经济”之于浙江的意义:是破解浙江空间资源瓶颈的重要抓手、破解浙江有效供给不足的重要抓手、破解浙江高端要素聚合度不够的重要抓手和破解浙江城乡二元结构、改善人居环境的重要抓手。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浙江培育并形成了一大批块状经济和区域特色产业。在旧有路径增长乏力的情况下,特色小镇成为浙江省经济转型发展的战略选择。

产城融合新平台

和过去的产业园相比,特色小镇有何内在优势?

潘毅刚指出,关键在“产城融合”,更确切的说是特色小镇所强调的“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叠加。

以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为例,其原形是文化创意产业园,起初是为了“三改一拆”,将原有的旧仓库、陶瓷品市场粗加工厂房和农居进行改建后,吸引了相关公司入驻,同时也吸引了一些投资公司,尤其是浙江本身拥有的大量民营投资机构。

2014年管理层前往美国格林威治考察时发现,不管是地理位置、经济指标、文化内含、环境等都和这里比较相近,而格林威治和纽约的关系,就像此处和上海的关系,因此才将小镇定位为基金小镇。

基金小镇这个名字最早用在嘉兴南湖,如今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后来居上”。从2014年全年1亿元,到2015年全年4亿元,再到今年一季度就达到3亿元,山南基金小镇三年税收实现“三级跳”,预计今年将突破10亿元大关。

同时,基金小镇的资金管理规模也从2014年底的300多亿元,一路猛增至2015年底近1800亿元,如今更已突破了3500亿元。

目前山南基金小镇的企业主要可以归结为两类:一类是创新创业和股权投资,目前中国正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体经济去产能去杠杆,通过资本市场资金的集聚,有助于资金有效地投向实体经济;二是对冲领域,间接对实体经济起修复作用。

简单来说,产业方面,山南基金小镇定位的核心业态是私募产业;文化方面,山南基金小镇地处玉皇山之南,钱塘江之北,拥有吴越文化和南宋遗址的文化底蕴;旅 游方面,小镇内更是拥有四大主题公园,七处吴越和南宋时期的历史文化古迹;社区方面,小外内部有一站式综合行政服务中心,工商、税务、人力、社保,户籍管 理等部门都有在这里办公,只要资料齐全,当天就可以领证。

据悉,为配合基金小镇的发展,专门批设了娃哈哈国际双语学校,高端人士子女可就近入学;医疗上和杭州邵逸夫医院合作,成立了杭州基金小镇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基金经理人之家已经启用。

在张晖看来,过去产业园多数只是在拼地,比较容易复制,一旦相关优惠条件被消化,企业很容易转移地方,而特色小镇更强调三生相容——生产、生活、生态,做深做透就会有较高粘度,人就不会离开。

基金小镇目前已集聚了各类基金机构800多家,成功投资和培育了60余家企业上市。

此外,特色小镇在管理体制方面的创新也胜过过去的产业园。以湖州埭溪美妆小镇为例,其独创了产业公司、基金公司、镇政府共同组建美妆小镇管委会的体制,其中聘请产业公司负责人为管委会总顾问,基金公司负责人为管委会副主任。

在埭溪镇党委书记朱建忠看来,这样的管理体制更有利于发挥“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优势,发挥市场的活力。

潘毅刚也指出,从改革开放初期政府不作为的“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个体经济发展,到后来政府有所为的产业园集聚发展,再到今天的政府精准化管理“特色小镇”创新平台,是浙江转型的新探索,至少在当下是符合整体需求的。

交通、配套和人才

至2015年底,浙江特色小镇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77.92亿元,旅游接待人数2768.6万人次,税收收入53.09亿元、服务业主营业务收入629.9亿元,国家及省级“千人计划”人才4139人。

不过,奉化滨海养生小镇的个例恰好证明,尽管发展理念得到各方面认同,但没有产业基础仍会面临很大风险。实际上,即使是被评为优秀小镇的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余杭梦想小镇,也有各自的压力。

细看浙江省两批创建小镇,就会发现第二批入选的小镇更强调产业基础,而不再只是理念。

据了解,第一批名单产生过程经历了“政研室提供初选名单——省级部门实地调研排序——联席会议审定通过”三个环节,最终从各地上报的260多个“特色小镇”创建申请中选出了37个。

考核机制的存在,给了这些小镇负责人不小的压力,“可以有效避免各类小镇一哄而上,实际却未能产生效果的现象。”朱建忠指出,特色小镇的申报应有相应条件的匹配。

埭溪美妆小镇,作为浙江省十大特色小镇,并不愁3年投资50亿的要求。此前,为了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朱建忠作为埭溪镇党委书记亲自上马,如今美妆小镇已经 在韩国、法国成立了招商办事处,引入了韩国第三大化妆品研发工厂——韩佛化妆品株式会社,和韩国最大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商衍宇株式会社。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面临着一些困难,“我们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两个要求,一是公交能和杭州同城化,二是杭州的轻轨等能够到我们小镇,方便融入杭州都市圈。”朱建忠说。

交通,恰恰是奉化养生小镇被“撤资”的关键。据了解,宝能集团的退出与企业布局调整密切相关,也有部分原因是其提出的一些要求当地无法在短期内解决,“关键是基础设施方面的轨道交通,如果这些方面能够解决,这块土地的价值早就引爆了。”奉化当地人士指出。

而山南基金小镇、梦想小镇这样的“优秀小镇”,招商不难选商难,选商难在留人难,留人难在基础设施、配套公共服务不完备,“对增量小镇来说,基础设施是个必然的约束,浙江也正在布局,需要时间。”潘毅刚说。

余杭梦想小镇负责人指出,梦想小镇在交通配套以及生活居住配套方面不是特别非常完善,这些配套的招引、落地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无法完全满足年轻创客需求的问题。

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影响最直接的是人才引入,“我们最缺的还是人才,管委会和基金公司都缺。”张晖说。对于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而言,眼下需要的是拓展和开放投资领域,并希望国家有关改革可以在这里先试先行。

和西方国家百年小镇相比,浙江乃至长三角的特色小镇还刚刚起步,“真正成熟运作还需要时间。”潘毅刚强调。

在浙江风生水起的“小镇计划”,引起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关注。去年9月,中财办主任刘鹤率队专程前往浙江调研宏观经济运行和特色小镇建设情况。在考察杭州市余杭区梦想小镇、上城区山南基金小镇等几个特色小镇后,刘鹤指出,对特色小镇印象最深的是处理好了政府与市场关系,政府为企业创业提供条件,大 胆“放水养鱼”,让企业家才能充分发挥,这对我国经济结构升级都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刘鹤认为,浙江特色小镇建设是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符合经济规律,注重形成满足市场需求的比较优势和供给能力,这是浙江“敢为人先、特别能创业”精神的又一次体现。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