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城市群“强三线”城市之争 谁是成渝第二城?

2017-07-14 09:35:44 阅读(54

 成渝城市群,成都和重庆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城市”,那么谁才是这个城市群中的“第二城”呢?

根据《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到2020年,将基本建成经济充满活力、生活品质优良、生态环境优美的国家级城市群。而要建成国家级城市群,不仅需要依靠成都和重庆两地的引领,成渝之间其他城市的发展程度也是关键。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成渝第二城”应是经济指标与产业辐射能力的综合反映,其背后,是有能力在多个方面成为成都和重庆经济辐射能力的“中继站”,即不仅能发展本市经济,还能带动周边城市共同发展。

谁是成渝第二城?

“成渝第二城”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是在2016年第七届C21论坛【四川城市发展市(州)长论坛】上。当时南充市主要负责人首次提出将南充定位成为“成渝第二城”。2017年南充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明确了将此列为该城市未来的发展目标。

由此,“成渝第二城”之争浮出水面。

21世纪经济研究院注意到,在成渝城市群中,还有众多类似南充的三四线城市存在。它们的共同点是:位于成都和重庆两地之间,GDP突破千亿,部分产业已经具有全国性的竞争力。

从四川来看,主要包括绵阳、德阳、宜宾、南充和泸州5座城市。而重庆市除主城区外,经济总量最高的区为万州区,但该区位于重庆东侧,因此不纳入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从经济总量观察,2016年绵阳市经济总量已经超过1800亿元,按照目前发展速度,或在2019年前后突破2000亿关口。在绵阳市之后,是GDP达到1752亿元的德阳市。宜宾市和南充市的GDP在2016年也突破了1600亿元,两座城市分别位于川东北和川南城市群中。泸州市经济总量在上述5座城市中排名末位,为1481亿元。

交通通达性也是需要重点考量的方面。作为西部地区,物流运输成本、交通便利化程度高低直接影响城市经济发展和人口集聚。

从现状看,除成都和重庆的机场具备“枢纽级”通达优势外,其他城市机场规模均偏小。从中国民航局发布的2016年全国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观察,成渝地区除成都重庆外排名最高的是绵阳机场,2016年以超200万人次的吞吐量排名全国第49位。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绵阳机场的吞吐量规模,充分反映了该地区的经济活跃程度。而根据计划,绵阳机场希望在“十三五”期间,建设成川西北、陕甘南地区航空枢纽。

在绵阳机场之后,按旅客吞吐量排名的分别是泸州、宜宾、南充和万州。高铁方面,目前除宜宾和泸州未通高铁外,其余城市皆有高铁或动车组到达。

产业方面,能否承接成都、重庆两地的产业转移,或为两地主导产业做加工配套,是上述地区经济能否更快发展的关键。21世纪经济研究院注意到,成都和重庆的工业均以汽车为支柱产业,而包括南充、绵阳在内的数个城市,亦明确将发展汽车产业。

南充市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将持续壮大汽车汽配产业集群,并将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项目作为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一号工程”。围绕南充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建设,大力招引一批新能源汽车电机、电控等核心部件和变速箱、车桥总成等配套企业,打造西部新能源商用车研发生产基地。

而根据绵阳市政府规划,到2020年,绵阳汽车产业园形成整车产能40万辆,总销售收入390亿元以上,成为四川第二大汽车产业基地。

上述两地除了原有汽车产业优势外,还得益于分别靠近成都和重庆,适宜于为两地做配套产业。

“傍成都”很关键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要成为成渝第二城,上述城市应该首先成为区域性的中心城市。

按照四川省此前的城市群划分标准,绵阳、德阳属于成都城市群。宜宾、泸州属于川南城市群,而南充则归于川东北城市群。

就绵阳和德阳而言,其经济发展的最大机遇,来自于近年来四川省和成都市力推的“成德绵一体化”发展策略,其对标对象为广州、佛山的“广佛同城化”,以及沈阳、抚顺的“沈抚同城化”,目标是区域内的经济与产业协同化发展。

事实上,根据《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在四川省的中心城市发展定位中,成都是唯一的“国家中心城市”,区域中心城市包括绵阳、泸州、宜宾和南充,而德阳被列为地区性中心城市。

尽管德阳是唯一的“地区中心城市”,但在上述城市中,德阳却有距离成都最近的地理优势,因此德阳也提出了成为成都“副中心”的城市发展目标,希望可以依傍成都实现跨越发展。即以成都主城区为核心,南有天府新区、北有德阳新城的“一核两中心”格局。

泸州和宜宾在川南城市群中一直存在竞争关系,因为两地不仅是四川省内长江航运的主要区域,同时在白酒、化工等产业上皆有竞争关系。

从2016年的经济总量看,宜宾高于泸州市172亿元,但从机场旅客吞吐量,以及港口运力而言,泸州却反超宜宾。

数据显示,2016年,泸州市内河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3458.57万吨,集装箱吞吐量50.1万标箱。宜宾全年规模以上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1870万吨,集装箱吞吐量30.1万标准箱 。

同时,泸州在获批四川自贸区川南临港片区后,将依托相关政策优势,进一步做大其在长江上游港口、航运业上的规模。

但泸州、宜宾进一步做大做强,除吸引成渝两地的资源外,另一个重要方面是,能否借助临近云贵两省的地理优势,成为“川滇黔”的区域中心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上述城市GDP持续增长,但就四川省内而言,成都一城独大的局面仍未改变。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形成这一状况的因素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西部地区多以省会“单中心”模式发展,即省会城市大多是省内单极核心城市,各种公共资源如交通、医疗、教育等都集中在此。第二则和西部地区的各个城市市场化程度差别较大,大部分非省会城市的市场化程度较低,导致各种资源要素更倾向于向省会城市集中。

因此,成渝两地要真正培育出“第二城”,龙头城市如何与其他城市实现经济与产业更加合理的协作与竞争关系,至关重要。


转载自中国城市发展网,http://www.chinacity.org.cn/csfz/csxw/350784.html